瑞安论坛网:俞秀松与五四新文化运动

admin 2个月前 (04-19) 社会 8 0

俞秀松是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早期要害的创始人,为我国的革命事业生长作出了主要孝敬。俞秀松的选择,同他早年的履历有主要关系。本文概述了俞秀松的受教育履历和其到上海最终确立社会主义青年团为止的历程,还原了他作为一名通俗青年学生因时代浪潮的推动而不停发展提高的履历,和社会良性环境对一个青年人的主要影响。

俞秀松

俞秀松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充满了热血和传奇。在家庭的影响和辅助下,他在家乡接受新式教育并最终走出这个养育他的地方,战胜阻力自己选择了未来的门路;浙江一师的新文化浪潮将他推上学生首脑的位置,为他“革命”的初体验,逐渐崭露头角;从浙江、北京到上海,亲自的探索和实践,坚定自己的选择和信心,成为中共的提议人和社青团的创始人与领导人;在往后的革命生涯中,俞秀松不停的奔走,莫斯科、新疆都留下了他坚定、智慧、用功的身影,也为后人留下了一份壮志未酬的唏嘘和浩然长存的正气。

俞秀松的革命门路,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由他自己开拓,这条门路的走向与他童年、少年、青年时期的种种选择和履历有关,而他这一阶段的选择和履历同那时的社会靠山和时代特点分不开。俞秀松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国“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是中国社会各界强烈追求转变的时代,是无数有志之士为中国殚精竭虑奋斗的时代,这个时代下的中国社会暗藏着无数矛盾冲突和时机。对于那时像俞秀松一样最渴求新知识新头脑的学生群体来说,来自教育和文化的冲突的影响是最大也是最直观的。那时的新文化、新头脑,指导着学生时代的俞秀松逐渐从小我私家英雄的崇拜者、无政府主义者,最终选择了他所认可的可以拯救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

俞秀松

一、新文化影响下的童年启蒙教育(1899-1915)

俞秀松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8月1日出生于浙江诸暨次坞镇(原大桥乡)溪埭村。那时中国的新式教育已经有一定的影响,通俗民众也最先接受这种全新的教育。俞秀松正是在一种明了与激励新式教育、认可新文化的环境中发展起来的。

1、父亲提供的教育环境和影响

在俞秀松的一生中,父亲俞韵琴的影响从未曾中断 ,而在童年发展的要害阶段,父亲的影响更是发挥了决议性的作用。

俞韵琴(1879—1973)的父亲俞金全(1832-1914)育有三子四女,俞韵琴是第三子。俞家世代务农为业,属于贫雇农家庭,作为溪埭村俞氏宗祠的族长,俞金全和大儿子、二儿子都获得村民的尊重,被称为“太公”,然则并没有带来经济利益,他们也同那时中国大多数的农民一样没有读过书。不外俞金全作为村里的族长,应该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他受到“耕读传家”的影响,想改变全家无点墨的状态,以是最终作出举家借债供俞韵琴念书的决议 ,也有说俞金全由于喜欢这个小儿子 。一最先俞韵琴在务农放的空闲时间到村里的私塾念书,后又到距离村子10多公里外的墨城坞村拜秀才寿梅契为师。寿梅契曾在清代著名学者俞樾(章太炎的先生,俞平伯的曾祖父)家中做过私塾先生,在当地较有名誉 ,并在1904年(光绪三十年)科举最后一次考试中得中秀才。 厥后俞韵琴又到位于省会杭州的浙江东城师范学校学习 ,并取得了结业文凭。 可以说俞韵琴既接受过传统的儒家文化教育,学有所成,也接受过新式的教育,并且是师范科班出身,这种教育靠山在清末属于稀缺的教育专门人才。

从俞秀松1899年出生到俞韵琴1904年考中秀才,时代科举考试备考和不停学习的家庭环境下发展起来的幼年俞秀松,自然也会受传统文化熏陶和学习精神的影响。此外,作为宗子的俞秀松,免不了要辅助不宽裕的家庭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庭劳动,这可以说是对耕读传家的最好泛起。

俞韵琴的家庭教育也异常相符现在的教育理念,注重言传身教“到处以身作则,对子女从来不打骂,也不一意孤行,总是摆事实讲道理,谆谆教训地教育子女,教育他们做人要厚道、勤劳、自主、要爱学习,要立志成为对社会有用之人”。 俞秀松在自传中回忆父亲道:“他是一个正直的好人。他不守旧,对我的行为和举止不接纳差别意或者否决的态度。他对我少年时期的影响很大” 。

俞韵琴曾担任清末知事府先生、诸暨县教育局督学、诸暨县劝学所所长等职,任督学和劝学所长时代使诸暨区域的士绅及群众对新式教育从抗拒到接受,时代生长了400余所新式学校 。虽说这个功效也有那时政策扶持和时代趋势的影响,俞韵琴也可以说是诸暨区域农村普及新式学校教育的主要开拓者,父亲云云形象也一定落入童年俞秀松的眼中。

在1908年,俞韵琴在溪埭村开办了诸暨西北区域的第一所新式小学,行余低级小学。那时9岁的,便随着父亲进入这所学校念书。

2、延续的新式学校教育启蒙

从1860年代洋务运动到甲午战争,从戊戌变法到1901年《辛丑条约》的签署,清政府在“几构生死之祸,于是向之阻挠者,始知革新为不能缓” ,并将求才得人作为首要义务,迈出了清末新政教育制度革新的措施。1901年9月清廷下令“将各省所有书院,于省垣均改设大学堂,各府厅直隶州均改设中学堂,各州县均设小学堂,并多设蒙养学堂” ,并于1905年宣布破除在中国施行了1300年的科举制度。 往后学堂成为唯一学习和受教育场所。

1906年清政府学部凭据侍郎严修的建议,令各州县设劝学所,制订《劝学所章程》,划定“按定区域,劝办小学,以期逐渐推广普及教育,此为当今切要之图” ,俞韵琴即是其中一员。1908年,受过师范教育的俞韵琴确立行余低级小学。学校根据新学制授课,开设国文、经学、算术等课程,不教授传统的四书五经,周末还举行种种讲述会 。

在行余低级小学,俞秀松在父亲的指导下,第一次接触到系统的新式教育。不外那时下层的新式学堂和新式教育,名义上由地方行政长官卖力,在浙江则由浙江巡抚(包罗浙江各地仕宦)卖力,然则考虑到经费、教员和制度配套等各方面的问题,起劲提倡和协调各地士绅对新式教育的介入,而处于下层的士绅阶级自身内部原有的松散性等问题 ,学堂自己的教育方式和教育内容政府和各地也都在试探、讨论、更新,在这一阶段的学习中,俞秀松的主观能动性应当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1912年俞秀松从行余低级小学结业,考入萧山县临浦高级小学。据俞秀松传所述,那时俞秀松有两所高级小学可供选择,另一所是诸暨县城的乐安高级小学,名声较临浦高级小学为佳,但俞秀松最终选择的是临浦,理由是“临浦离杭州近,新闻流传得快” 。

高级小学阶段的俞秀松最先展示对于天下的熟悉与社会的关切的看法,“曾充满了英雄主义的理想” ,他用作文来展现他的熟悉,如“愚公移山论”、“论成败”、“进取头脑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论”、“政治宽猛之道当若何”等 。这也能从侧面凸显出新式学校的教育在指导和辅助俞秀松这样的提高学生举行良性的思索。

俞秀松(左四)

二、新文化浪潮下的革命醒悟(1916-1919)

1915年16岁的俞秀松高级小学结业后,由于家中经济情形的缘故原由,无法继续中学的学业,以是在家中自学并在家里协助。一年后的1916年,在父亲友人的辅助下 ,考入杭州的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后简称“浙江一师”)学习。厥后他在浙江一师自动辍学,最先实验追求社会革新的实践。他的这一决议与席卷天下的新文化运动有关,也与本就走在文化、教育领域先锋的浙江一师同新文化运动的起劲呼应有关。俞秀松本人也高度认可了浙江一师带给他的影响,他说在浙江一师“念了四年半的书,那几年,稀奇是最后两年,对我的头脑提高来说极其主要的” 。这几年的影响,是他快速发展的主要阶段,是他头脑成熟的要害时期,开办刊物和学生运动的介入增加了他的革命实践,也为他积累了名贵的人脉资源,直接影响了他未来同他父亲开拓教育事业一样平常,走上加倍宏阔的革命先行者门路。

1、新文化浪潮下的浙江一师

(1)提供新文化生长土壤的浙经一师

浙江一师对俞秀松的影响获得其本人的认可,且也在新文化运动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笔者以为主要有以下几点缘故原由。

第一,校长经亨颐的教育理念和高效的执行。

甲午战争之后,清政府最先激励和支持关派留学生赴日,日本成为青年外洋就学的主要目的地,自费留学也成为热门。经亨颐自1903年2月赴日,先后在东京宏(弘)文学院(1903-1906) 和东京高等师范学校 (1906-1910)学习。在日本留学,经亨颐不仅接触到先进的教育理论和教育头脑,也接触了一批日本著名的教育家、伦理学家,如嘉纳治五郎、吉田静致、及川平治、小山左文二等,接受了西欧新自由主义教育头脑,成为其教育理念的要害基础。

经亨颐1908年曾休学一年,担任浙江官立两级师范学堂(浙江一师前身)教务长,1910年回国后复任教务长,后于1912年任校长、浙江省教育会副会长,1913年任浙江一师校长、浙江省教育会会长。经亨颐通过浙江一师积累大量的一线教育履历,实践自己的教育理念,浙江一师也打上了经校长的气概。

1919年4月,经亨颐主持的浙江省教育会将《教育周刊》更名为《教育潮》,往后这本月刊成为流传和张扬新文化运动的提高刊物。经亨颐1919年11月揭晓在该刊的《愿牺牲就是新头脑》中写道:“往后的人生叫什么新生涯,有四个要素:同等、自有、泛爱、牺牲” ,可以说是对他办学和教育理念坚持态度的最好注脚。经亨颐在学校提倡“人格教育”,激励学生发扬“自动、自有、自治、自律”的自动精神,激励学生办刊物报纸,赞许学生自治 。此外,学校的各项事务,如招生事宜经亨颐也是亲力亲为:他以为“招进来的新学生基本好不好,和学校的成就好不好大有关系,第一师范以后的学生,个个是我亲手招进来的,招生人数与学额差不多要一与二十之比,无论何人送来的条子一概不理” ,由此也可知俞秀松当初考入一师的不易。经亨颐对师资气力的精心设计和投入也是一师成为新文化运动阵地的主要缘故原由,若有不称职的西席他会马上“向监视要求解聘” ,学生因此异常一定他的坦白。

第二,浙江一师养成支持新文化的运动的师资气力。

在经亨颐的起劲下,大批那时的有识之士、文化精英前后在浙江一师当教员,“那时校内有力的教员国文教员称为四大金刚的陈、夏、刘、李;陈是陈望道、夏是夏丏尊、刘是刘明了、李是李次九……” 另有沈钧儒、李叔同、沈玄庐、叶圣陶、沈雁冰、鲁迅、姜丹书、单不庵,许寿裳、马叙伦,俞伯同等。这些教员不仅崇尚新学,头脑解放,可以将外洋先进的知识内容传授给学生,同时也有自己的思索,自己的社会影响力,能在学生的授课历程中起到起劲的影响。学生对此印象深刻,还能逐一细数教过自己的先生和科目:“办西泠印社的弘一法师李叔同教我们音乐和图画,陈望玄门日文修帝,朱自清教社会学,夏丏尊教日文 ,李次九教国文,潘端普教数学,袁新产教教育,书法由范耀雯教……” 。

此外在浙江一师,从校长至通俗教员,均认真教学。浙江一师那时理论课程,学生反映外聘教员态度不端,而校内其余教员专业不对口,最终经亨颐这个理科生把自己先生“的书一起搬出来,温习了好几天,编了课本”,往后就当了七八年的伦理教员 。此外,西席的敬业和奉献精神也值得称道。西席在教学义务外还要负担其他事情,然则他们都能认真完成,经亨颐的“老同事如夏丏尊、李叔同、堵申甫、范允兹、胡公冕、姜敬庐等以一向的精神,绝不计算劳苦……课外事情又许多,这是现在各役教员所少见的” 。

(2)俞秀松在一师的思索

因经亨颐严酷的招生要求,浙江一师生源质量很高,因此在教员的教训之下,学生中涌现出大批近代著名的革命、教育、文艺界的著名人物,如施存统、宣中华、叶天底、柔石、汪寿华、梁柏台、金甲武、俞平伯、曹聚仁、傅彬然、徐志摩、郁达夫、丰子恺、潘天寿、冯雪峰、汪静之等 。在师生的通力合作下,浙江一师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阵地。

在浙江一师修业时代,俞秀松最先了自己的人生探索与思索。

首先,俞秀松的思索同他的家庭经济靠山有关,同砚周伯棣回忆其考一师的缘故原由“是读师范少花钱——只出半饭前” ,俞秀松自己则示意他“每年在那里念书要交一笔数目不多的钱(快要四、五十元),但纵然这样,对我家里来说已经是很难题了,这种社会地位确实使我发生了革命的情绪,对那时社会的制度有了敌对的看法。” 作为农民的儿子,在一边学习一边替家里事情的情形下上完低级、高级小学已经很不容易,能够上浙江一师更是休学一年后在父亲密友的辅助和自己的起劲下才实现的,这对他的思索会发生一定影响。

在浙江一师,新文化运动影响下的学生们也由于“阶级”的差别,思索的方式和内容的差异,发生头脑上的差异,学生们自然也会维护自己的主张,与差别的主张举行争执和驳倒。这个历程中,俞秀松最先与差别的头脑举行抗争。

俞秀松回忆学校新文化潮水的打击和日本的侵略发生了头脑上的对立:“那时我们中国发生了一场新文化运动,由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在人民中心,稀奇是在学生中心强烈不满的革命情绪日益高涨。我们学校里全体学生都加入了这场运动。但应当说,在学生运动中已经存在两种潮水,一种是右的——完全是沙文主义的运动,大部分中产阶级、资产阶级分子属于这一派。另一派是左的,大部分穷人,小资产阶级属于这一社会运动。我属于后一种。那时就我的头脑观点来说是否决资产阶级沙文运动的,以为他为资产阶级,不是为穷苦的劳动人民的。”

其次,在浙江一师接受新知识,俞秀松更快领会到中国国情。浙江一师地处省会杭州,相近上海,新闻灵通,头脑的交汇也更为庞大。那时北洋政府下的中海内忧外患,对从小接受新式教育,在浙江一师接受新文化启蒙的俞秀松而言,有了更多的思索素材和空间。

在浙江一师的学习和教员的率领下,俞秀松有机遇接触到不少革命书籍,并第一次关注社会主义学说:“那时我对首次在中国书籍中作为一种群众性征象泛起的社会主义学说很感兴趣。固然我还无法分清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无政府主义,什么时刻工联主义,什么是工会等,以及它们之间的差别。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能拯救人类的好东西。”

以是那时的俞秀松,对于革命、对于自己的信仰的熟悉是模糊不清的,只抱有最基础的革命情绪,而这最基础的革命情绪在其浙江一师学习阶段最终展现为一种追求,即对“生涯”、“幸福”、“进化”的追求 。

2、五四实践和“一师风潮”带来的醒悟

(1)五四运动的实践

1919年是俞秀松在浙江一师学习的第四年。是年1月18日起在巴黎召开的和平集会,作为战胜国等来的确实北洋政府外交场所失败的新闻,从而导致海内各界爱国主义情绪高涨,其中尤以接受过新文化、新头脑的学生群体为甚。5月4日,北京学生群体率先组织起大规模的爱国示威游行,同时派出代表到各地学校举行联络。

北京发作学生爱国运动的新闻于5月6日传到杭州,杭州之江大学率先响应,并派代表到浙江一师、杭州一中、甲种工业学校、女子师范学校、法政学校等学校联络。10日晚,各校学生代表齐聚设在浙江一师校园内的省教育会,这些学生代表包罗浙江一师的俞秀松、施存统、宣中华、周伯棣、傅彬然,杭州一中的査猛济、阮毅成,甲种工业学校的汪馥泉、孙敬文、夏衍等。 俞秀松是这次集会的主持人,这是他革命生涯中首次以学生代表和运动首脑的身份,展现其领导能力。集会最终商定杭州学生运动的三件主要义务:确立杭州学生团结会,作为有组织的学生运动,将主要学生代表凝聚在一起;函请杭州总商会停售日货,追求商界的外部支持;最主要的是,制订了阶段性的学生运动设计,首先声援北京、上海学生,于5月12日举行示威,厥后自5月29日起全市罢课,检查日货。

厥后,学生运动的开展完全根据集会设计执行。5月12日上午八时,杭州14所学校三千余名学生在湖滨公园集聚后,在杭州城内排队游行,游行队伍最前线的正是作为游行领导者和组织者的俞秀松和宣中华;5月尾,杭州学生举行大罢课,“督军省长公署”虽认可学生是“爱国”,但同时威胁各校校长“如不再率训诫,即行查明斥惩,倘有逾法行动,故障秩序,遵令依法逮治,不稍宽贷” ,接纳多种措施停止学生运动的继续伸张,俞秀松等学生首脑“坚持在校斗争,并率领学生查、烧日本货” 。

学生运动时代,俞秀松也率领了一支由20个学生组成的宣讲团,在湖墅路至拱宸桥一带沿街演讲,向过往群众讲述五四运动发作的原由,声援北京爱国学生,还在拱宸桥的日本药店门前张扬主张打垮帝国主义、坚决不生意东瀛货物,他的演讲“情真意切、条理清晰,听众经常报以热烈的掌声” 。

俞秀松在杭州五四学生运动中的显示,都展现出其作为一个未来的革命者勇于开拓、敢于负担、锲而不舍的优良品质,也证明晰他的落实能力。无论是作为一个自力的演讲者,照样作为学生群体的领导者、组织者,五四学生运动的种种履历,都给了学生俞秀松一次将脑中的知识、心中的理论运用到实践中的机遇,是他未来作出踏上革命门路选择的主要里程碑。也是在这次学生运动中,俞秀松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密友,他们一起开办杂志、到北京加入工读团团,最后一起群集到上海的渔阳里。

(2)《非孝》和一师风潮

浙江那时的政治环境并不利于新文化的流传,谷剑尘 以为,“浙江虽是大省,但文化却比他处稚子,什么都够不上。由于有许多专制魔王,在那里榨取着,文化不能运动,言论不能自由,以是无论什么,都虚弱得了不得。五四运动之后,有教育会出书的《教育潮》和《新潮》的刊发,狠寂静的浙江,经此一来,总有点流动的气象” ;而那时浙江一师的学生在480多名,可每期校内销售的《新青年》、《星期谈论》、《湘江谈论》等杂志达400多份 ,可见浙江一师已成为浙江的新文化阵地。

1919年8月下旬是暑假竣事邻近开学之时,杭州一中的查猛济、阮毅成邀请在五四运动中结识的俞秀松、宣中华等20余位提高同砚一起,以宣传反日爱国、流传新头脑、批判旧头脑为目的,筹备出书《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友会十日刊》或简称《双十》周刊。浙江一师教员异常支持他们筹备的这份刊物,出书经费由陈望道、刘明了、夏丏尊、李次九和沈玄庐提供,其中陈望道和刘明了更是亲自出席指导《双十》的出书。《双十》周刊的取名是为了纪念民主革命意义的辛亥革命,然则出书两期后,刊物领导人俞秀松与宣中华以为辛亥革命并不彻底 ,实验更多的宣传社会主义,改组了《双十》周刊为《浙江新潮》。改组《浙江新潮》的创始人来自浙江一师、杭州一中、甲种工业学校、宗文中学的27名提高学生,俞秀松为主编。

在今人看来,《浙江新潮》是那时受十月革命影响,带有社会主义性子的刊物。由俞秀松撰写的《浙江新潮》发刊词中,已经最先泛起“革新社会”的想法,并思索由谁革新社会、若何革新社会 ,受无政府主义影响更深的俞秀松等人,不自觉的最先流传马克思主义的头脑。夏衍回忆:“在那时,中国共产党还没有确立,在知识界,无政府主义另有很大的影响,像我们这些人,也只不外是基于爱国热情,不满旧社会的漆黑,莽莽撞撞地在寻找革命的门路。以是在那时,对于这一篇明了是受了十月革命的影响而写成的发刊词,在我们同人之间,看法上也还并不是完全明确一致的。” 因此,笔者以为正是《浙江新潮》上刊文缺乏高屋建瓴的头脑指导,从而导致了一师风潮的危急。

1919年11月中旬,《浙江新潮》第2期揭晓了施存统的《非孝》一文。施作此文,一是由于其父荼毒其母,陷入了“孝”的两难,从而最先重新思索中国旧的伦理看法,这是念头;二是同样作为浙江一师学生的施同样接受了大量的新头脑、新学说,有了作文的理论基础;三是施理想的以为言论和出书自由是写入民国宪法的,一师自由、开放的大环境也是他公然揭晓的自信基础。其本意是“打到不合理的孝和行为不通的孝,并不真像那些顽固派所加罪名那样,对孝字周全否认” 。

五四运动中学生的呐喊余音未消,同时期又有浙江一师师生公然拒绝加入祭祀孔子的“丁祭”流动,经亨颐也捏词开会脱离浙江,“第一师范就此招来了‘非孔’的罪名” 。谷剑尘以为《非孝》一文恰是“顽固党”杀鸡儆猴的工具,以为“施存统君未免稍欠研究、意气用事……由于这般顽固党对于‘新思潮’的种种问题,都是他们的对头;他正在眼睁睁的望着,想乘隙而入,来下糟蹋的手段。不意有这篇‘非孝’的文字发现,予人以口舌。他们的糟蹋手段便乘隙而入了” 。

面临政府的种种施压,俞秀松没有退缩,召集浙江新潮社员商讨对策,并在浙江已无印刷厂可以承印《浙江新潮》的情形下,第一时间把第三期稿件带到上海,在《星期谈论》社和沈玄庐、戴季陶、邵力子等人的辅助下印刷出来,随后带回杭州隐秘散发,刊中增设《稀奇启示》:“读者诸君鉴:本刊一再受到官厅的榨取,但我们的精神和主张稳定,将出书不定期刊物。本刊系少数学生组织,与各校宽大师生无涉,特此声明。” 《浙江新潮》的这一行为,更是激怒了浙江政府,浙江省督军卢永祥和省长齐耀珊于1919年11月27日联名密电北洋政府大总统和国务院,要求天下范围查禁《浙江新潮》,12月2日北洋政府即通令各省“立予克制印刷、邮寄《浙江新潮》” 。在政府严酷控制和搜捕之下,俞秀松等人无奈只能另谋出路。

从一师学生在五四运动、拒绝“丁祭”到开办提高刊物中的起劲显示中,政府也熟悉到学校领导层和西席在其中起到的推动作用。1920年2月,省长齐耀珊趁寒假学生不在校时代,免职浙江一师校长经亨颐,并指明所有原任教员,都要经由新任校长的重新聘用,从而引发了浙江一师所有师生的强烈反弹,提议了被称为“一师风潮”(又被称为“留经运动”、“挽经护校”)的学生运动。1920年3月24日,政府下“休业令”贪图驱逐浙江一师;3月29日,齐耀珊又调遣500余名军警试图强行驱逐在校师生。对此,已经在北京的俞秀松起劲关注并表达了自己的期望:“学校万一被官厅驱逐,我们同砚万万不要就此纷纷走散。学校里虽然不能进去住宿,我们的同砚不妨你抱我、我抱你,宿在露天之下;学校里虽则不能进去听课,我们的同砚不妨在宽空马路之中,聚立听讲。我们倒有这样的精神,官厅于我有何哉?” 最终“一师风潮”学生运动在坚持两个月后,在4月以暨南大学教务长兼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员姜琦作为新校长上任告一段落 。姜琦是一位温顺的教育家,对新文化运动的看法也是连系教育就事论事,中规中矩 ,时人评价姜校长的浙江一师“学生也还知足的——孜孜矻矻干那学生底本务了”。

(3)革命意识的醒悟

在五四运动的实践中,俞秀松最先熟悉到阶级的对立性,差别的阶级是服务于自己阶级的,以为资产阶级并不为穷苦的劳动人民,因此他提出为了追求“生涯、幸福和进化”的目的,要到达三个条件,分别是“自由”、“相助”和“劳动” 。而有型的如制度,无形的如学说、习惯等,成为了杀青自由、相助和劳动的种种约束、竞争、掠夺的阻碍,要杀青目的就要革新社会。革新社会就要破除这些约束、竞争、掠夺的阻碍,俞秀松列举了“习惯、习惯、宗教、执法的主张,政治、经济的制度,家族、国家的组织”这些现在看来维持国家正常运行的要素。那时的俞秀松,其革新社会的头脑基础受到无政府主义的影响,也受到了十月革命的影响。

此外,俞秀松也逐渐最先思索将自己的身份和自己想要维护的阶级挂钩,即青年学生和劳动者身份的逐渐连系,他以为,由于劳动者没有文化的居多,直接靠文字无法指导他们的团结和醒悟,而青年学生则有改变这一情形的责任。因此俞秀松设计分三步杀青目的:1、以学生的自觉和团结促进劳动界的自觉和团结;2、学生界和劳动界的团结;3、使学生偶读成为劳动者,谋劳动界的大团结;最后,“等到学生都投身劳动界,那么革新的目的就容易到达了”。 从俞秀松表述可以发现,他用自己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实践的履历,总结革新社会的方式,并以此指导自己未来的行为。

“一师风潮”后的俞秀松也无法继续留在学校念书,寻找新的出路成为其唯一的选择。俞秀松在短暂的回到诸暨老家调整后,王光祈在北京实验革新中国社会的工学相助团成为了俞秀松等人理想的选择。

浙江一师的西席中,包罗经亨颐在内的多名西席都被迫脱离了学校,如陈望道、刘明了到了上海,夏丏尊去了湖南等。而经亨颐以为一师风潮导致了共产党的生长:“……都是由于第一师范风潮的失败以后愤而到上海才加入共产党的,岂不是那时官厅榨取的措施要负其责么” 。1920年8月,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在陈独秀主持下于在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新青年》编辑部正式确立,取名“中国共产党”,这是中国第一个共产党组织。在提议组的成员里,包罗俞秀松、陈望道、施存统、沈雁冰都曾是一师的教员或者学生。

俞秀松

三、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实践与升华(1920-1921)

在浙江一师的学习履历和“一师风潮”的影响让俞秀松最终决议走出学校,用详细的行动来显示自己革新天下的刻意、验证自己的革命想法。

1、新文化先驱的接触和工读相助团的失败

1920年1月,王光祈在接受了“布尔扎维克主义”并思索了“什么是事情、为什么要事情”后 ,正式将“工读相助团”的想法成系统的揭晓,称其“是新社会的胎儿,是执行我们理想的第一步” ,并清晰的列明晰工读相助团的1、提议的念头和确立的经由,2、组织及其预算,3、工读团与其他组织差别点,4、工读团的未来,并编订了工读相助团的章程 ,勾画出一副理想的社会革新组织的蓝图。文章一经揭晓,就受到热烈回响,新文化运动的领导者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胡适、周作人、张崧年,罗家伦等均大力支持,带头捐钱,并作为提议人介入到工学相助团中。

当俞秀松等人来到北京作为新鲜血液注入到工学相助团的时刻,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胡适、王光祈等也来探望他们。陈独秀还特意询问了浙江五四运动和“一师风潮”的情形 。陈独秀之前曾通过文章支持包罗俞秀松在内的年轻人,称他们为“可爱可敬的小兄弟” ,这次获得先辈的直接通知,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无疑是莫大的激励。

不外从一最先,俞秀松的北京之行就因经济情形遇到一定的挫折。其弟俞寿臧回忆称:“年老和施存统、周伯棣、傅彬然等人,以为杭州不能久住,决议到北京加入工读相助团……然则没有盘费,写信给父亲要求救济。但信中却称父亲为‘同志’,父亲震怒,只给寄去1元钱,示意‘同志’的友谊。年老无奈,在同砚、同伙的辅助下,有的赠旧大衣,有的送皮鞋,有的帮盘费,才到了北京。” 俞秀松也曾多次回忆,“1919年,在这个新学说(笔者注:指‘作为一种群众性征象泛起的社会主义学说’)的影响下,我脱离了家庭。我对父亲说,我再也不想按旧的方式生涯下去了。在同砚的辅助下,我去了北京。在那里加入了一个名叫工读相助团的组织……组织的领导者是一批在北京开展新文化运动的教授。他们希望在那时社会中确立一种人类的崭新生涯,固然这种想法是一种乌托邦的梦想。就从那是起我熟悉了陈独秀、李大钊等。” ;“最先接触了一点新的革命学说,并在此影响下跑到北京。尊重托尔斯泰和克鲁泡特金。受乌托邦学说的影响,加入过一个这样的组织。……曾在一家工厂劳动,接近了陈独秀和戴季陶。”

工读相助团在一段时间内成为热门,天下不少地方纷纷效仿,北京的《新青年》,上海的《星期谈论》、《民国日报·觉悟》、《广益杂志》、《兴华》,巴黎的《旅欧周刊》等等,都有对工读相助团的报道和相关信息的转载。工读相助团通过分工劳动和放置学习,充实的放置天天的流动;加入工读团的又都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在经费足够的情形下,确实给予那些团员们很大的精神知足,然则工读相助团缺乏资金支持,且没有统一而准确的头脑指导的情形下,受小我私家主义、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头脑影响的团员们最先发生意见的不合。施存统曾详细的将工读相助团失败的履历举行了剖析,以为头脑的溃散是东渡相助团驱逐的主要缘故原由,他看到团员们“相互精神逐渐隔膜,整体精神逐渐涣散,于是对于事情发生很大的转变。马上,感受没有兴味……差不多人人对于这个整体都没有十分的情绪,除去一二人外,都不愿意去维持它。”

俞秀松则以为经济缘故原由是工读相助团驱逐的主因,“在这个组织里我待了半年 ,厥后碰到了一系列难题(主要是经济上的),我才逐渐明了,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不通过革命来确立人类的新生涯完全是一种梦想,是没有希望的。我们事情中所遇到的难题使我坚信,若是要确立人类的新生涯,首先要唤起工人民众,和他们一起来举行宣传。现实履历也使我信赖这一点。这样我就脱离了这个组织(厥后这个组织的大多数成员都加入了我们党的组织)。”

工读相助团的失败,让俞秀松熟悉到了梦想的社团无法支持革新社会的现实,理想的热血无法匹敌封建主义的头脑,他计划甩掉无政府主义不切现实的构想,示意“往后不想做个学问家……情愿做个被‘举世咒骂’的革命家” ,他以为“革新社会的好方式,就是使社会愈闹的利害愈好;唯恐我们底方式,还不能使这个麻木不仁的社会闹起来呢!若是全天下能够大闹起来,那是我所加倍迎接的” ,这是他对介入革命的最直接表述;工读相助团的介入,也让俞秀松直接接触到了新文化运动的先锋人物、中国第一批的社会主义者,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更是直接的介入到了我们党和团早期组织的建立中去。

2、工人运动和上海社青团的确立

1920年3月下旬,俞秀松与施存统偕行脱离北京,设计南下福建漳州,途径上海。俞秀松行前将行程和设计以书信见告其曾经浙江一师的先生沈玄庐,沈玄庐则见告了陈独秀。在俞秀松27日火车抵沪前,陈独秀即放置沈玄庐和戴季陶往火车站迎接,并建议他们留在上海。届时的上海是个工商业蓬勃、列强势力强势的都会,工人阶级的气力强大,新旧头脑融会,新鲜事物不停泛起,对俞秀松等人而言确是一个施展抱负的优异平台。因此俞秀松放弃南下漳州的设计,决议留在上海,在白尔路三益里17号《星期谈论》社事情、栖身。

俞秀松在星期谈论社直接事情的时间并不长,他计划深入到工人群体中,俞秀松在日志中说明晰他的“目的,(1)考察现在上海各工厂底内容和工人底生涯状态;(2)考察工人底心理,应该施什么教育和外交的方式;(3)尽我底能力,于可能的范围内,组织一个很小的工人整体。” 在戴季陶的放置下,俞秀松进入了虹口东鸭绿江路351号的厚生钢铁厂做工人。俞秀松日后回忆,他借劳动节之机杀青了“组织一个很小工人整体的目的”,他“在那里事情了四、五个月。在那时我最先加入了工人运动。五一节那天,我和其他同志想组织一次游行,没有能乐成。但我们照样群集了起了二、三十小我私家,开了一个短会,这对上海无产阶级来说是第一次” 。俞秀松口中的那次游行组织者包罗他和陈独秀等人,团结了那时的上海工业会、船务栈房工届团结会等七个整体,筹备召开天下劳动纪念大会,最终在军警的过问下失败。

1920年4月,维经斯基携夫人库兹涅佐娃和杨明斋等人来到中国,陈望道完成《共产党宣言》的翻译,由俞秀松交陈独秀校对;5月,陈独秀提议了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6月,陈独秀、俞秀松、李汉俊、施存统、陈公培5人在《新青年》编辑部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确立了我国首个“共产主义小组”。

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确立后,考虑到培育青年干部和生长后备气力,需要吸纳年轻气力;同时,五四运动后的许多提高青年,正寻找一个生长的偏向,不少由于《新青年》、《星期谈论》等刊物,慕名前来造访讨教;再次,另有不少在上海工读相助团和沪滨工读相助团陷于渺茫的青年,希望一个组织的指导。

作为浙江一师校长和教育会会长的经亨颐曾对青年组织揭晓过一些看法,他说:“我还要孝敬一个意见,希望山西办一件没有派没有党没有阀可以示意人人愿牺牲的事业,就是‘青年团’,这青年团事实是什么性子?我们中国一样平常的人着实还没有十明了了,有点还要误解,叫什么社会革命哩,流传过激头脑哩,提创同等自由哩,吓得人人不敢赞助。也有说抵制宗教否决青年会哩……我现在把我浙江办青年团的情形讲给人人听听,并没有什么成就可以讲述,不外以为社会上狠期待这件事,又以为我们提议的人做事的人还缺少一种气概气派。这件事原是要社会自动的,不要依赖官厅…… ”。可见那时社会对于青年组织已经发生关注,五四运动之后,青年——稀奇是青年学生的气力更是受到政府和社会的重视,然则由于一直没有一个理论和学说的指引,青年学生都是依赖最直接的热情行动,没有一个最直接的青年组织。1920年夏,正是“社会自动的”要求泛起这样一样青年组织,陈独秀指派俞秀松卖力筹建事情。

1920年8月22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确立,团机关设在上海法租界霞飞路新渔阳里6号 ,俞秀松任书记,介入提议的另有施存统、沈玄庐、陈望道、李汉俊、金家凤、袁振英、叶天底。建团一月内,团员即生长到30人,任弼时、罗亦农、萧劲光、汪寿华、王一飞等都是团员。到1921年上半年,上海的团员已生长到200多人,党的许多流动也是以青年团的名义举行。

对于这段履历,俞秀松有完整的回忆:“在上海生涯最初的日子里,我熟悉了戴季陶(国民党的理论家)、沈玄庐等人。他们多方面辅助我领会马克思主义和革命运动,其中包罗十月革命。我以为十月革命是解放人类脱节榨取的唯一门路。有时我还去陈独秀处,那时他从北京来到上海,1920年春,我们曾想确立中国共产党,然则第一次集会上我们之间未杀青一致意见。这第一次起劲未能乐成。过了一段时间,在第二次集会上,我们宣布了我们党的存在(固然我们党正式存在是在1920年第一次代表大会以后的事情),并选举陈独秀为暂且书记。他被委派卖力在四个大都会(上海除外)确立我们的组织。我作为上海的领导成员之一,现实上是一小我私家负担了上海的所有事情。凭据党的委派,我组织了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现称共产主义青年团)、工人夜校和俱乐部。加入确立了一些工会组织(如机械工会、印刷工会)。同时我还担任了“劳动界”(上海党团组织的机关刊物)等刊物的编辑。此外,我还同其他同志一起组织了“外国语学社”,我们党最近几年的起劲分子险些都是该社的学生” 。

俞秀松的事情,被称为“中国青年团中最好的一个” ,后受邀加入1921年7月在莫斯科举行的青年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往后以后,俞秀松坚定的踏上了革命的门路,为党和团,以及中国社会的生长孝敬了自己的所有气力。

俞秀松与妻子盛世同

四、结语

俞秀松作为农民的儿子,从小接受新式教育,从浙江诸暨次坞镇溪埭村走出来,考入浙江一师从而获得新文化的熏陶,再到五四运动作为学生首脑的首次革命实践,随后通过工读相助团的乌托邦实验,最终指导着他获得了马克思主义的准确门路,并为党和团的发展和生长留下的不能磨灭的名贵印记。

俞秀松重新文化中来,是新文化运动最直接的亲历者,不仅由于新文化运动获得发展,也作为学生首脑在新文化运动的浪潮中以五四运动的形式将发展的结晶展现出来。也可以说,是新文化运动作育了俞秀松,以及像俞秀松这样一大批优异的青年,善于思索、勇于负担、乐于奉献,为厥后者指引准确的偏向。

同样,通过对俞秀松书信、日志的研究,一个活生生的、可爱的年轻人的形象也同时展现出来,事情之余和革命同志们的喜怒哀乐,被上海蚊子咬的“痛极”的埋怨 ,告诉我们实在也是一样的人,我们也应当将五四的精神通报下去,我们也可能是当下这个时代新文化的创造者。

(原文注释从略。)

,

诚信在线

诚信在线(www.wankeeshoes.com)现已开放诚信在线手机版下载。游戏公平、公开、公正,用实力赢取信誉。

皇冠APP下载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瑞安论坛网:俞秀松与五四新文化运动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文章归档